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鹤毛新闻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鹤毛新闻>财经>拯救沈阳机床:行业龙头是如何走向破产的?|《财经》封面

拯救沈阳机床:行业龙头是如何走向破产的?|《财经》封面

  • 编辑:
  • 时间:2019-11-08 14:24:39
  • 来源:

在过去的八年里,姬神已经破产,并从世界上最大的机床行业进行了重组,这反映了许多复杂的问题。拯救姬神是一项非常困难的任务,但它已经成为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

本期包括金融和经济学。创意设计/李莉

温|《财经》记者韩林纾

编辑器|标记

老大哥要破产了。

2019年7月13日,沈阳机床有限公司(000410.sz,以下简称“沈阳机床有限公司”)连续发布两项公告。公司及其母公司沈阳机床(集团)收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由于无力偿还到期债务和明显缺乏偿付能力,两家公司的债权人向法院申请重组公司。此后不久,法院接受了债权人的申请,姬神集团和姬神股份公司相继进入司法重组程序。

沈阳机床厂(沈阳机床集团提供)

一张纸会产生波浪。

长期以来,这家位于东北的地方国有企业是国内机床行业的老大哥,其规模一度是世界上最大的。令人难过的是,仅仅因为无力偿还数百万美元的欠款,该公司才走向破产和重组。

机床被称为工业母机。从螺钉和螺母到航空发动机叶片,加工它们需要机床。它们是设备制造业中最常见和最重要的基本加工工具。沈阳机床可以追溯到日本占领时期,在这个与工业基础相关的重要产业中有着特殊的地位。机床注重历史积累。沈阳机床的历史几乎与中国机床工业的历史同步。

8月20日,由于申请重组,姬神的股份被减为“圣姬神”。这一标志意味着该公司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并有被除名的风险。同一天,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在集团总部接受了《财经》的独家采访。他一开始就强调:“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沈阳机床已经到了这个阶段,这完全是我们的主动选择”和“按照我们的战略逐步实施”。

自2001年以来,中国机床行业迎来了长达十年的黄金周期,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沈阳机床作为行业领导者,在2011年以180亿元(27.83亿美元)的收入位居全球机床行业榜首,一度备受瞩目。

在成长过程中,姬神制定了“先做大后做强”的战略,并在产业链的高科技领域展开。自2007年起,姬神开始研发数控系统,并于2014年正式推出“i5”数控系统。此后,它引入了互联网、云技术和共享商业模式。一方面,它试图进入工业互联网市场,另一方面,它试图通过共享模式在制造业复制互联网经济的规模奇迹。

业内和业外对这一系列布局的评价褒贬不一。“i5”的推出,尤其是北京大学学者陆枫2016年初发布的“i5革命”报告,为沈阳机床赢得了业外的巨大曝光度和声誉,但业界一直在争论“i5”的含金量。姬神在运营中面临严重困难后,关于“i5”的争议变得更加激烈。然而,对于这种共享模式是否适合机床,业界有不同的看法。在行业整体衰退的背景下,沈李记推出的共享“智慧谷”尚未达到预期效果。

自2012年以来,机床行业进入下行周期,竞争加剧,规模扩张时代彻底结束。然而,姬神的产品结构主要是由大量领域广泛的通用机床组成,受影响最大。另一方面,姬神的负债率已经很高,当他的经营存在风险时,他继续投资数控技术和共享模式,使得负债率持续上升。市场在萎缩,投资在继续,收入不够,同时银行也在贷款。即使国家已经采取了几项措施,资本问题仍未解决,而且正在恶化。几乎所有的营业收入都必须用来偿还银行利息。

仅仅考虑市场环境和经营战略的因素不足以解释姬神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财经》记者采访的姬神内外的许多人都提到了姬神的体制和机制,这体现在就业、激励和错误的规模定位等诸多方面。作为位于东北的地方国有企业,政府对企业从战略到经营的干预是不可忽视的,其效果是无穷无尽的。

关锡友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将沈陷入困境的原因归纳为四点:持续高负债经营、突出的结构性问题、过时的体制机制和沉重的历史负担。

现在对沈阳机床来说,破产重组是摆脱历史包袱、寻求重生的最快方式,也是一个积极的选择。姬神的白衣骑士也出现了。今年1月,中央企业中国通用技术公司(China General Technology Corporation)与沈阳市政府签署了战略重组协议,并已签约成为有意参与公司重组的战略投资者。沈阳机床的收购几乎是肯定的。沈阳机床重组的成功是一个非常可能的事件。然而,重组能否发挥与通用汽车现有机床产业链的协同作用,真正迎来新的生命,还有待检验。

到目前为止,姬神已经反映了许多复杂的问题:中国东北国有企业的困境、中国机床工业的短板、技术投资和操作风险之间的平衡,以及互联网浪潮对传统产业的影响。姬神的困境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这并不容易解决。然而,姬神作为中国机床行业的龙头企业,对于实现“中国制造2025”战略提出的振兴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目标是不可或缺的。在某种程度上,拯救姬神是另一项必须完成的任务。

在沈阳飞机公司10月10日发布的最新重组进展公告中,截至10月8日,已有323名债权人向沈阳飞机公司经理提出索赔,总金额为420.18亿元。提交索赔的截止日期是10月15日,这意味着这一数字将继续上升。

关锡友告诉《财经》,如果集团子公司的所有债务加起来,它们将资不抵债,负债率将超过100%。然而,并非所有法律实体都资不抵债。作为母公司,姬神集团仍拥有26亿元的净资产。在子公司中,上市公司姬神的债务最高。

仅在八年前,姬神集团在2011年以180亿元的收入位居全球机床行业榜首。当姬神到达山顶时,隐患就被埋了。

机床作为一种加工工具,其市场绩效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回顾过去,2011年是中国机床工业历史的顶峰。中国金属加工机床协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金属加工机床市场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90.9亿美元,为多年来的最高水平。到2018年,已缩减至234.6亿美元。

一位前姬神高管告诉财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国开始刺激投资,向企业发行国债进行技术改造,机床市场开始慢慢好转。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后,来自军事工业的订单大幅增加。2001年,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到2002年底,机床供应明显短缺。此后,市场规模逐年快速扩大。2007年,沈阳机床收入超过100亿元。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市场疲软。然而,中国政府出台了4万亿刺激政策,机床行业继续保持增长势头,直到2011年达到顶峰。姬神的顶峰与此同时。

自2002年以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床消费市场。自2009年以来,中国机床的产值和产量居世界首位。今天,中国每年消耗大约三分之一的世界机床。

另一方面,这十年非常特殊,在机床工业的历史上是无法复制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已成为世界工厂,并创造了大量的制造需求。这为沈阳机床迎来了一个黄金发展周期,沈阳机床主要生产通用产品。

然而,隐患在于机床产品作为加工工具,并不是数量取胜的产品。

机床作为一种加工工具,需要与加工要求紧密结合。机床协会秘书长王黎明告诉《财经》,机床产品的个性化服务特征非常明显。

在实际应用中,机床的类型根据不同的加工材料、工艺和客户要求有很大的不同。机床主要用于加工金属材料。大类可以简单地分为金属切割机和金属成型机。如果细分,以cmtba中设置的子分支机构为例,包括备件和加工工具,共有28个子分支机构。如果只包括机床的子分支,则有多达14个子分支。虽然统称为机床,但不同的产品差别很大。

沈阳机床有限公司照片/视觉中国

因此,在成熟的机床市场上,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具有“专业化、精密化、专业化”的特点。除了主要生产通用产品的Madzak等一些企业外,典型的知名机床企业规模不大,主流是小型尖端企业。

专门针对沈阳机床,主要生产各种金属切割机。从小型两轴车床到四轴和五轴镗床和铣床、三维加工中心和重型车床,都有布局。其主要产品是大型、范围广泛的通用机床,主要是双轴、三轴机床,广泛应用于基础零件尤其是汽车零件的制造。

许多业内人士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谈到了恢复交易时的大规模扩张问题。

在黄金十年,沈阳机床的一个重要变化是搬迁和重组。2007年,沈阳机床整体迁至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新工厂占地面积70多万平方米,厂房面积40多万平方米,总投资18亿元。在搬迁的同时,姬神重组了产品线、业务流程和管理流程,以提高生产能力和效率。

长期从事工业史研究的华中师范大学学者彭彦对《财经》表示,形势乐观时,许多企业都进行了大规模扩张,但周期改变后,大规模扩张的企业都遇到了困难。不仅沈机、大连机床、甘肃星火机床、四川长征机床相似。

一家数控系统公司的高管对《财经》记者分析说,沈受挫的根本原因是市场变化时,企业转型升级的步伐跟不上。

机床行业黄金十年结束后,不仅市场规模结束了快速增长,更重要的是,市场结构也发生了变化。王黎明对《财经》表示,国内市场需求已经从金字塔型逐渐转变为现在的坑型。随着市场升级,低端需求有所下降。

首当其冲的是沈阳机床,一家生产大量通用产品的机床企业。

大连机床是东北地区的另一家明星机床企业,与沈阳机床有很多共同点。大连机床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新中国成立前,2004年改制后成为民营企业。与沈阳机床一样,大连机床是一种数量大、产品范围广的通用机床,长期以来一直是沈阳机床最重要的竞争对手。

在这个行业中,前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以制造汽车等机床的梦想而闻名。他希望机床能像汽车一样实现流水线生产。因此,他投入巨资追求规模和生产效率。

市场周期改变后,大连机床率先陷入困境。自2016年以来,连续发生了几次债券违约。最后,2017年11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大连机床进入重组程序。约18个月后,重组于2019年4月完成,由中国通用技术公司投资重组。

然而,陈永开于2017年因涉嫌利用虚假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手段骗取金融机构6亿元贷款被江西省公安厅立案侦查,随后被公安部列为甲级通缉犯。2018年底,陈在大连被丹东警方抓获。曾经是机床行业有代表性的企业家,他的最终命运非常悲惨。

必须指出,在两个企业规模竞争的背后,地方政府的影响是不可忽视的。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地方政府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关注是这两家企业大规模扩张的因素之一。接受采访的姬神内外许多人向财经记者提到,当地政府希望企业变得更大更强。

一位前姬神高管告诉《财经》,政府在领导和监督方面存在问题。从战略上讲,政府希望企业尽可能大。2007年沈阳机床收入超过100亿元时,当时一些地方政府官员暗示,100亿元只是500亿元的目标。

在辽宁,大连机床和沈阳机床是不可避免的比较。关锡友在采访中还提到,在当地媒体报道陈永开提出生产汽车等机床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要求他向大连机床学习。

除了战略之外,政府对行动的参与是显而易见的。就在2016年7月,沈阳市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支持沈阳机床集团i5战略计划实施的意见》,对i5机床2016年至2018年的销量、产值等生产经营计划制定了详细指标。

据一位前姬神高管称,这份文件反映了政府对姬神的支持,但也是一种典型的越权行为。政府不应干预企业的生产经营计划。然而,政府到2018年生产和销售5万台i5机床、产值超过120亿元的目标尚未实现。

关锡友表示,国内金属加工机床市场从2002年的52亿美元飙升至2011年的390亿美元。如果全部都是高档数控机床,就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国内劳动力的素质也无法与之相匹配。在过去的十年里,沈阳机床公司生产了近70万台机床,推动了中国的工业化进程。

在市场增长期间扩张没有错,但测试企业家是否提前准备冬季食品是一个困难的问题。

姬神并非毫无准备。早在2007年,姬神就决定了“先做大,后做强”的战略。我希望先实现规模效益,扩大企业规模,然后变得更强。以及强化的方向,最后定位在数控系统i5的研发上。

对关锡友来说,一个现实的考虑是,只有企业规模大了,才能更容易获得银行贷款,只有有钱了,才有机会变得更强大。

沈阳机床长期以来负债率很高。在计划经济时期,基本建设投资由财政进行分配,然后再将分配改为贷款,这就叫做“贷款分配”。对企业来说,分配是他们自己的资本,而贷款是债务。至于姬神,1992年会计制度改革后,前三年的拨款改为贷款,同时没有增加国有资本。

2002年,沈阳机床公司总资产48亿元,负债44亿元,资产负债率91%。此后,债务比率一直高于70%,但由于新工厂的搬迁,原来的工厂用地转为现金盈利,这一比率曾在2006年降至68%,自2011年以来一直高于80%。

为了保持规模增长和技术投资,姬神负债累累,导致在市场低迷的背景下资本链恶化。姬神需要继续使用新的短期贷款来偿还旧债,导致金融成本增加,目前约为11%。

一旦银行无法收回贷款和发行债券,脆弱的资本链将暴露风险。关锡友在接受《财经》采访时总结道:我的错误是将短期商业银行贷款用于长期研发。

关锡友表示,i5在研发上花费约30亿元,其中9亿元是软件开发成本,21亿元是试错成本。加上产品开发和工厂改造,总投资约100亿元。

2017年年中,沈阳机床经历了一场严重的危机。

2017年5月29日和7月11日,沈阳机床有两笔债券于2015年到期,总额为37.5亿元。当时,沈阳机床已申请发行新债券,并计划用新债券偿还旧债券。然而,由于东北特钢违约引发的东北债务危机,新债券发行失败。与此同时,银行借入18亿元人民币,进一步收紧了资本链。那一年,上市公司姬神连续两年亏损,面临退市风险。

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沈阳机床公司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来暂时避免危机。一是以1元的价格将上市公司的一些债务资产转移给母公司,从而使上市公司的债务减少约70亿元。同时,通过出售资产实现利润9.14亿元,最终上市公司净利润1.18亿元,扭亏为盈,成功保护了空壳。

在集团层面,在沈阳市政府和中国建设银行的支持下,沈阳机床成功实施了一期债转股,获得67.5亿元人民币。此外,姬神从银行获得了8亿元的额外贷款,随着业务的支付,姬神暂时逃脱。

当时,姬神还试图通过在资本市场发行额外股票来筹集资本。他计划筹集29.6亿元。然而,由于增发股票的锁定价格为11元,高于姬神股价,资本市场没有批准增发股票,2018年融资失败。

这场资本链危机暴露了姬神的困境。关锡友表示,2017年初,他向当地政府提出进行司法重组,以摆脱历史负担,但当时各方意见不一。

危机过后,国务院SASAC、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等八部委联合发布了《沈阳机床厂综合改革方案通知》,并提出了“止血、输血、造血”的综合措施,希望能推动沈阳机床走出困境。

然而,这些改进措施不足以挽救沈阳机床。直到2019年夏季,在年初中国通用技术公司签署沈阳市政府战略重组框架协议的背景下,沈阳终于走向司法重组。姬神认为,司法重组是一个机会,而不是危险。他希望通过上市公司和母公司的双重司法重组实现结构性变革。

“i5”是什么颜色

除了自己的产品开发和工厂改造之外,姬神还在著名的“i5”系统和“共享机床”模型上进行了大量投资。

沈阳机床有限公司照片/视觉中国

过去,姬神的产品结构转型跟不上市场的变化,逐渐陷入资不抵债的境地。然而,在更为彻底的重组计划下,如果姬神能够摆脱历史的重负,在未来复兴,在努力变得更加强大的过程中的两大探索是重要的因素。

对于“i5”的价值有不同的看法。

所谓的“i5”是智能、互联网、集成、工业和信息五个英文字母的缩写。它最初是指沈阳机床开发的数控系统。此后,姬神的“i5”品牌随着云技术和物联网的结合不断扩展,衍生出“i5os”,试图进入工业互联网市场,开发物联网操作系统,为机床的整个生命周期创造智能解决方案。

业内指“i5”,一般指“i5”数控系统,“i5”机床,是装有“i5”数控系统的数控机床。

在机床发展史上,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源于计算机技术发展的数控技术是机床技术发展的重要里程碑。配备数控系统的机床称为数控机床。与普通机床相比,其控制精度和速度更高。

华中数控董事长陈季红曾经写道,数控系统是机床设备的“大脑”,是决定数控机床功能、性能、可靠性、成本和价格的关键因素,也是制约中国数控机床行业发展的瓶颈。

在产业链分工上,成熟的机床市场中,一般机床主机厂商与数控系统厂商彼此独立,互相配套来提供数控机床产品。如德国的西门子、日本的发那科,是典型的数控系统厂商,西门子自

贵州11选5 辽宁快乐十二 浙江十一选五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鹤毛新闻

mrsbunyi.com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