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端

扫码下载鹤毛新闻APP了解更多吧!

当前位置:鹤毛新闻>科技>中国互联网出海,为何不愿强攻欧洲市场?

中国互联网出海,为何不愿强攻欧洲市场?

  • 编辑:
  • 时间:2019-12-03 08:37:27
  • 来源:

中国互联网海产品的海外版本“喋喋不休的声音”播放得很好——主要是在印度。面对欧洲市场,中国互联网有意无意地走向了海洋。原因是什么?去欧洲航行真的没有出路吗?

近年来,微信、高音、支付宝、茄子快递、猎豹移动等产品已经席卷海外市场。像快手和yy这样的公司在南美市场发展迅速。英美烟草公司近年来也一直在海外投资和布局其资产。

目前,抖动海外版tiktok是中国互联网出海的一个相对成功的项目。从最近的表现来看,其在美国、新加坡、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的下载排名逐渐与facebook的instagram持平。

在印度市场,脸书和instagram等平台正面临来自tiktok的激烈竞争。蒂托克在印度有2亿用户,脸书目前在印度有3亿用户。一场针对用户的激烈战斗已经开始。

中国互联网出海是中国互联网产业转型和产能过剩分流的结果。

随着近几年国内移动互联网市场结构的固化,流量和用户渗透率已经基本见顶。根据questmobile的《cmnet 2019年半年度报告》,cmnet每月活跃设备规模达到11.4亿台的峰值,2019年第二季度用户规模在一个季度内下降了近200万台。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突破方向要么是尚未充分开发的沉没市场,要么是海外市场。

根据艾瑞咨询(iResearch)的《2018年cmnet航海环境全面披露》,2017年第4季度航海企业数量达到720家,中国互联网航海的主要方向是东亚、北美、东南亚等地。Tiktok是在美国市场取得良好进展的少数玩家之一。

艾瑞咨询“cmnet 2018年航海环境的全部启示”

从全球地图来看,印度和东南亚是国内互联网出海的首选和关键市场。

例如,阿里斥资10亿美元收购东南亚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lazada,投资东南亚另一个电子商务平台tokopedia、在线支付平台hellopay、mynt等。,并持有新加坡邮政10.35%的股份,以建立国际物流电子商务平台。

腾讯还在东南亚和印度频繁移动。继投资印度内容和社交网络音乐分享之后,腾讯今年10月参与投资5.85亿美元印度电子商务乌丹。

此外,2018年1月,美国代表团还投资印度尼西亚最大的生活服务平台go-jek,随后参与了印度在线食品配送服务swiggy的1亿美元融资项目。雷俊顺还投资印度社交电子商务品牌meesho作为资本。

在头条新闻和快速发展之后,文悦集团一直在向东南亚等地区大举进军。

“在过去的三年里,中国的地方资本已经成为东南亚科技投资的主要力量。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资本投资总额为132.11亿美元,占东南亚科技企业筹集的全球资金的46.8%。”

与高调进入东南亚和印度相反,市场领域巨大的欧洲市场是国内互联网不愿触及或不敢攻击的市场。例如,tiktok将海外关键战略目标市场定为美国、日本和印度。英国以前也是其中之一,但它已经从新战略中被抹去了。

从用户价值的角度来看,欧洲人口较少,arpu较高,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人口较多,但arpu较低。从综合评价来看,整个欧洲的人口基数不低,单价高,是一个非常高质量的目标人口。

但是,当互联网出海时,中国为什么要忽视欧洲呢?

我们知道互联网注重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互联网项目的价值上限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

产品的用户数量是决定产品价值的最基本指标,用户群体的价值受目标市场的国内生产总值和经济水平的影响。

互联网用户群的规模和渗透率对海洋目标市场的选择更为关键:高渗透率意味着剩下的蛋糕和市场增量少,投资回报率低;低渗透率意味着更高的人口红利和更低的进入门槛。

根据《2018年全球数字报告》,东南亚的互联网普及率为58%,欧洲市场为80%-90%。

这也意味着东南等发展中国家的优质产品很少,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进入市场,这是高维和低维的,符合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然而,在欧洲市场,用户支付能力强,用户价值高,但进入门槛高。

因此,尽管欧洲市场仍有大量用户,但新兴市场的增长空间更大。挖掘增长比抢股票容易得多。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制造商有意无意避开欧洲市场的原因。

在以印度和东南亚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尽管互联网服务排名最高的公司也是硅谷巨头。然而,本地化程度不高,渗透率远低于欧洲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更容易在这些国家打开局面。

此外,它还可以从文化、地域和土壤等许多方面来看。

无论在日本、韩国还是东南亚,文化与中国都有相似之处。就用户对产品的体验感知和心理文化认同而言,亚洲人的心理感知和移情大致相似。

然而,欧洲更符合美国文化。因此,欧洲互联网目前由大量硅谷工厂主导。尽管欧盟在隐私问题上对许多硅谷大工厂进行了罚款,但硅谷大工厂不会离开,其他互联网公司也不能进入。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创业文化和土壤可以决定该地区能否吸收海外公司。然而,从培养企业家精神和培养新产业创新能力的环境土壤来看,欧洲已经被边缘化。

早在许多年前,沃达丰、西门子、飞利浦、诺基亚、爱立信、阿尔卡特等。也是欧洲科学技术的老牌巨人,但现在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倒下了。然而,在互联网领域,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空白,被硅谷巨头垄断。

道琼斯统计数据曾显示,全球价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初创企业中,有6家位于美国,2家位于亚洲,而欧洲的这一数字为零。在全球市值最高的20家互联网公司中,美国占11家,亚洲国家占9家,欧洲甚至没有一家。

欧洲基本上被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占领了。搜索是谷歌,社交网络是facebook,instagram,电子邮件是gmail,视频是youtube,社交媒体是twitter,桌面个人电脑办公室是微软,电子商务是亚马逊。

因此,欧洲手机用户可以说高度依赖谷歌等巨头的产品和服务。谷歌已经切断了华为移动gms服务的供应。华为面临的最大损失可能是在欧洲市场。

因此,在互联网的规模效应下,国内巨头想要抢夺现有的互联网主流(搜索、社交网络、视频、电子商务等)。)完全被硅谷巨头垄断的欧洲用户市场,其难度是可以想象的。

在中国或美国,产品发布渠道面临着上亿用户的统一市场。然而,在欧洲,有许多人口较少的小国,不同的国家政策、语言和文化成为主要障碍。

以法国为例,一个拥有6699万人口的欧洲大国(2018年)。对于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6000万人足够生存。然而,在互联网行业,即使6000万用户的总市场容量占据了一半的市场份额,也无法获得足够的影响力和规模。没有庞大的市场作为依托,互联网行业也难以产生规模效应。

欧洲有27个成员国(英国已经离开欧洲),这意味着有27个不同的法律法规管理税收和文化市场以及市场规则。

以移动互联网业务为例。要成为应用程序或it企业级产品,它需要20多个语言版本、市场定位、用户需求和不同的政策限制才能推广到整个欧洲市场。

然而,不同的欧洲国家之间有不同的税收和劳工政策以及各种官僚壁垒。这些自然壁垒是互联网公司远离欧洲的重要原因。

互联网公司,尤其是初创公司,要想去欧洲,就必须在当地推动渠道和用户的运营和营销,吸引本地化人才,获得本地化资本的支持,引入本地化力量来开拓市场。

然而,欧洲资本与欧洲传统产业的联系过于紧密,缺乏对互联网和新兴产业企业家的政策支持。

在美国,有价值的初创公司通过风险资本获得资本并不困难。硅谷从未缺少伯乐。在硅谷,整个创新圈乃至整个社会都鼓励学术界与产业联系。例如,斯坦福大学也有一个著名的风险资本论坛,斯坦福企业家角,教授们在这里将著名的风险资本家和商业领袖联系起来。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创建谷歌时也是斯坦福大学的研究生。他通过这个渠道获得了第一笔投资,并创建了谷歌。

欧美属于西方社会,但它们的经济运行模式不同。

欧洲企业的融资渠道主要是银行贷款,但即使是银行也很少向中小企业或企业家放贷。在一些欧盟成员国,银行贷款占所有融资渠道的90%以上。

然而,欧洲资本习惯性地将资金完全投资于传统的欧洲产业,包括金融、房地产、能源、电信、汽车、奢侈品等。利益集团根据惯性将基金与传统行业捆绑在一起。

结果,技术也被欧洲的大公司和传统优势产业“困住”。因此,本可用于初创领域和新兴产业的资金只能用于大型企业内部的效率提高。

甚至欧洲也对各地的外国投资实施了限制,数据显示,2018年欧洲风险资本融资表现不佳。筹集资金的风险资本基金数量已降至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总共62只,比去年同期下降23.5%。

互联网的本地化需要从大群体中吸收优秀人才。然而,目前的情况是,欧洲大集团和新企业之间也缺乏人才流通机制。传统的大型企业相对强大,许多欧洲初创企业为大型企业提供各种在线服务。例如,数据分析、营销/公共关系支持、存储服务和其他小型初创企业生存的重要原因,但这毕竟不是一个健康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

当一个社会的商业金融和社会分工高度发达时,往往会抑制创新和创业的活力,提高创业成本和新互联网产业的进入成本,不利于对开放、公平、效率和资本要求较高的互联网公司的成长。

香港、日本和欧洲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欧洲的税收制度、监管和创业环境使得跨国公司,尤其是互联网技术公司,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目前,在欧盟,《个人隐私保护法——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已经正式实施。它需要一个清晰而全面的解释,说明将收集什么数据,如何使用,以及将与谁共享。

近年来,欧盟几乎每年都盯着几个硅谷巨头,轮流发行门票,然后一些硅谷巨头说他们想上诉,但很少有人成功上诉。例如,2018年,欧盟对谷歌处以高达43.4亿欧元的罚款。2017年8月,欧盟委员会和苹果之间的争端也很激烈。欧盟裁定苹果公司必须向爱尔兰政府返还153亿美元的税款。

这背后隐藏着欧盟和美国之间政治博弈的含义和组成部分,但从这些欧盟罚款来看,焦点主要集中在隐私上。

然而,尽管欧盟在数据保护层面为整个欧洲制定了统一的全球数据保护政策,但每个成员国在税收和电子支付等领域仍有自己的政策。

对于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很难根据如何收集消费者数据,赢得当地监管机构和用户的信任,逐步逐个国家开放市场,给出公开透明的授权和解释。

因此,在欧洲运营的问题,如隐私和内容监管,是海外运营和高压线路的问题。

然而,在中国,内容、游戏、工具和社交产品是出海的三大产品。从内容到社交产品,中国玩的标准方法是算法——常用的方法是收集用户数据来驱动算法推荐机制,这种机制极易侵犯用户信息等隐私权的边界,并受到监管和罚款风险。

对于在中国以打颤为代表的短视频产品,依靠算法推荐机制需要更大的内容团队在欧洲运作,而内容团队的扩大意味着审计成本的增加。

如果欧洲被视为主要战略市场之一,无疑将大大增加成本投入,而且不具成本效益。

作者认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实际上缺乏进入欧洲市场的信心。

毕竟,欧洲是硅谷海外大工厂的核心战场。欧洲和美国有着相同的文化,东南亚更接近中国文化。然而,中国互联网公司对欧美文化和社会更加不确定和不确定,包括对硅谷大工厂反击的担忧。

因此,我们会发现国内主要的互联网工厂仍然主要在印度和东南亚等市场。

但事实上,从文化角度来看,颤音、音乐剧和快板在海外的成功实际上证明了中国互联网公司能够为不同文化属性的用户提供服务。特别是,整个欧洲用户的生活和价值观更加丰富和多样化。更容易在价值观和潜在需求层面找到空缺机会,抵御大型工厂的跨平台竞争。

然而,需要知道的是,与新兴市场的低ecpm不同,发达国家拥有高版权和客户获取成本,硅谷大型工厂在技术、资本和文化方面的硬实力也在那里。

当前远洋标题项目的成功取决于许多因素,如有利的天气和有利的地理条件,包括没有引起硅谷大亨注意的快速发展,以及未来远洋产品的新方法。

然而,正如业内一些人指出的那样,在中国像熔炉一样的创业环境中受训的创始人,在同等条件下比硅谷的本地创始人更有经验,更像狼。

欧洲人和日本人不会与硅谷竞争,印度人也不会。世界上只有中国互联网公司才能打破硅谷互联网的整体格局和市场。

中国互联网出海的策略是显而易见的:目标通常先容易后难,从不涉及文化属性的项目开始,避开硅谷大型工厂的主战场。

然而,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文化输出可以啃骨头,从根本上提高其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和竞争力。

需要知道的是,海外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已经进入从中国复制的阶段。谷歌正在学习百度标题来做信息流。facebook正在学习微信。除了重启marketplace,它还在instagram上发布了可购物的帖子。学习微信后,facebook也推出了套索等模仿trembles。

当中国互联网企业面临硅谷大工厂的竞争时,如何放下内疚和自卑,敢于面对竞争是关键。

目前,国内外大型工厂的主要战线是产能过剩的出口市场。如果你赢了,你就会赢。如果你输了,你不会伤害你的基础。

关键是制造商是否有足够的勇气、良好的战略思维和长期决心来打这场硬仗。

王新喜,微信公众号:雷丹卫平,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的专栏作家,互联网从业者,百度百佳、iResearch.com、老虎Smell.com的专栏作家,钛媒体的认证作者。他们密切关注其热点背后的本质,窥视tmt行业的本质,并分享宝贵的意见。

这篇文章最初发表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允许禁止复制。

主题地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江苏快3购买 广西快3 快开彩票平台 江西快三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9 鹤毛新闻

mrsbunyi.com 版权所有